科普中国

传奇王妃(中):丈夫出轨情人车祸戴安娜觉醒变身人民的王妃

发布日期:2021-06-18 16:3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  前情提要:2020年伊始,“俏皮小王子”哈里放荡不羁玩退群,不禁让人又想起他的母亲——传奇王妃戴安娜。

  讲述了戴安娜不幸的童年,长公主安妮,王储查尔斯,卡米拉,安德鲁·鲍尔斯,戴安娜五人之间的情感纠葛,以及戴安娜如何被“骗婚”,嫁入王室。

  或许对查尔斯来说,读书时光才是享受时间,而蜜月旅行和戴安娜,只是例行公事罢了。

  再看到查尔斯袖口的纽扣,那上面有两个“C”连在一起,戴安娜知道,那代表“查尔斯”和“卡米拉”。

  蜜月期间,戴安娜每天至少要吐四次,找到食物狂吃,然后不到两分钟再全部吐出来。

  所以,别看查尔斯已经三十啷当岁,但他的内心还是个熊孩子,而戴安娜本来就是个孩子。

  一个纨绔丈夫,整天想着走马,猎鹰,泡女人;一个抓马妻子,对抗丈夫不忠的方式是哭泣,呕吐,割腕,自残。

  戴安娜曾试图挽救这段婚姻,她找丈夫谈判,得到的答案是:“我拒绝成为一个没有情妇的威尔士亲王。”

  这倒不是女王的推脱之词,因为即使在故事的另一个位面,以伊丽莎白女王为主视角的传记电影《女王》中,查尔斯同样是一个近乎小丑般的存在。

  由于戴安娜的“高度功能化”,让她可以“在公众面前好好表演一番”,这让王室所有人都认为,戴安娜私下的种种“麻烦”,都是装出来的。

  他们把婚姻触礁的理由,归结于戴安娜的暴食症;而不认为戴安娜患上暴食症,是婚姻触礁带来的后果。

  此时,一个男人温暖了她,他就是戴安娜的私人保镖,巴里·曼纳基(Barry Mannakee)。

  某种程度说,戴安娜一直渴望的爱,无论是父亲的,还是丈夫的,都从这个“情人”身上得到映射。

  戴安娜和查尔斯共同出席,那段时间戴安娜的暴食症严重发作,已经很久没有好好进食。

  在世博会上连续走了4个多小时后,戴安娜体力不支,她不敢告诉任何人,怕被王室指责又在抱怨,结果晕倒在现场。

  他埋怨戴安娜不该在那种场合晕倒,并在所有人反对的情况下,依然强迫戴安娜出席活动。

  会面的最后,利普斯告诉戴安娜:“这一切不是你的错,你不该一直惩罚自己。”

  利普斯的话点醒了戴安娜,再加上巴里“遇害”的事,让戴安娜的婚姻观发生巨大的转变。

  从此,戴安娜对抗丈夫出轨的方式,不再是哭泣,呕吐,割腕,自残,而变成了“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”。

  在利普斯医生的长期治疗下,戴安娜的暴食症逐渐得以痊愈,重新焕发出新的活力。

  1989年,伦敦哈姆公地,安娜贝尔·戈登史密斯夫人府邸,戴安娜自认最勇敢的一次。

  那天是卡米拉的妹妹安娜贝尔40岁生日,有个客人不请自来,她就是威尔士王妃——戴安娜。

  Party现场的人,仿佛全都化身李诚儒,个个如坐针毡,如芒刺背,如鲠在喉。

  他们小心地陪戴安娜在二楼闲聊,戴安娜发现她的丈夫查尔斯和卡米拉又不见了。

  戴安娜没有理会,最终在一楼发现查尔斯,卡米拉,还有一个不认识的男人正在热聊。

  戴安娜走过去,对现场两位男士说:“两位,我想跟卡米说句话,马上就会上去。”

  查尔斯明显慌了,像无头苍蝇一样跑上楼,然后楼上一片兵荒马乱,“她要干什么”之类。

  戴安娜对卡米拉说:“坐下吧,卡米拉!我只是想告诉你,我知道发生了什么,关于你和查尔斯。”

  卡米拉的话很有意思,她反问:“你拥有你想要的一切,全世界的男人都爱你,还有两个漂亮的孩子,你还想要什么?”

  戴安娜又说:“我很抱歉,很明显我是个阻碍,你们一定也很辛苦吧。但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,不要把我当做傻瓜。”

  她终于说出嫉妒和愤怒,同时也认清了真实的自己——其实并不是想象中那个完美的人。

  与此同时,英国媒体曝出劳伦斯和安妮公主的私人信件,安妮公主被迫宣布和马克分居。

  1992年,两人正式结束近20年的无爱婚姻,43岁的安妮公主转身嫁给小她5岁的情人——蒂姆·劳伦斯,成为温莎王室400年来再婚第一人。

  这一年还真是多事之秋,查尔斯的弟妹,安德鲁王子的妻子莎拉·弗格森夫人,被拍到和猛男在海边大尺度玩耍。

  这是他和卡米拉在1989年的电话录音,从此,英国王室王储成了“裤裆里的渣尔斯”。

  1995年,查尔斯在电视节目上公然宣称,自己和卡米拉只是好朋友,从没对妻子不忠。

  还四处造谣戴安娜的精神不稳定,所有一切都是她幻想出来的,他们想把戴安娜打成造一个精神病。

  戴安娜:“是的,因为我是王储的分居妻子,对王室来说,我就是个麻烦,他们从没遇到过这样的麻烦,该拿她怎么办呢?”

  戴安娜:“不,一定不会。我想成为人民心中的王后,但现实生活中一定不会。”

  托尼·布莱尔率领,结束了以撒切尔夫人为核心的保守党,长达18年的统治。

  8月31日,一则噩耗震惊了整个英国,戴安娜在法国巴黎突遭车祸,不幸逝世,终年36岁。

  布莱尔太清楚戴安娜的影响力了,他知道,这将是他成为首相以来,面临的最大一次挑战。

  于是,这位领袖迅速做出反应,发表了一通感人至深的演说,把戴安娜定性为“人民的王妃”。

  一时间,女王以往谨慎,隐忍,克制,从不感情用事等等闪光点,全都成了她被攻击的目标。

  不是自己坚守的理念错了,而是时代变了;不是自己输了,而是游戏早已换了玩法。

  而这股风靡世界的“戴安娜狂潮”,也为世界上所有幸存下来的王室,开辟出一条适应时代的生存之路。

  人们都热衷于美丽的童话故事,而戴安娜承担了这段童话婚姻中,所有美好的部分。

  一个绯闻缠身的浪荡王子,一个只会窝在深山里打狐狸的,高傲的,老派的,倔犟的大龄剩男。

  对于一个少女来说,每次出席活动的造型会被如何评价,自然就成了一件很重要的事。

  不要小看这个举动,虽然戴安娜身上的衣服,大多数人绝对买不起,但不妨碍它们时常出现在日常讨论中。

  相比王室那些“低奢内”的手工定制,戴安娜的造型,显然更容易让人产生归属感。

  结果戴安娜出现时,没有面露悲戚,反而光彩照人,从此她身上的造型就有了新的含义——复仇小黑裙。

  试想一下,当一个女人遭遇背叛,第二天穿上一身象征复仇的黑色小短裙,那种归属感……啧啧!

  戴安娜与王室的矛盾在于,她是一个真实的人,有血有肉有故事,身上带着烟火气。

  就像结婚前4天,戴安娜在旁观查尔斯的马球比赛时,曾因压力过大,而掩面离场。

  人们理解并欣然接受,因为那就是一个19岁小姑娘该有的反应,而不是一位如同机器一样的王妃。

  戴安娜的魅力再次征服了老美,她和里根夫妇在白宫举行的晚宴,真正意义上,在世界范围掀起一场“戴安娜狂潮”。

  明星,王室,联邦政府,三股完全不同的势力,在戴安娜的独特魅力下完美聚合,成就了一场星光熠熠的盛宴。

  短短几年时间,戴安娜就征服了英国民众,征服了英属或曾经英属领地的民众,甚至征服了美国,加拿大,法国等地的民众,这完全超出王室的掌控。

  或许最开始,王室还为戴安娜的受欢迎感到欢欣鼓舞,因为那本就是当初把她娶进门,最想看到的结果。

  真正让戴安娜受到无数人爱戴的,是她的善良,勇敢,富有同情心,并屡屡以先驱者的身份介入到慈善事业中。

  在上个世纪8,90年代,慈善还悬浮在高档奢华的酒会,光彩夺目的珠宝,西装革履的绅士之上。

  麻风病患者,伤残人士,孤寡老人,癌症患者,戴安娜总是坐在人们身边,微低着头,一直注视着你,握着你的手或抚着你的肩,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。

  你能感受到那种邻家妹子一般,毫无勉强的亲切感——她就是我们中的一员,她真的能体会,真的在乎我们的苦难。

  1987年,戴安娜来到米德尔塞克斯医院(Middlesex Hospital),这是英国第一家收容艾滋病患者的医院。

  在一片污名,抛弃,混乱和误解中,戴安娜握住了一名艾滋病患者的手,告诉世界艾滋病患者并不是洪水猛兽。

  第二天,这张照片在全世界疯传,戴安娜以最有效的方式,影响了无数人对艾滋病患者的看法。

  1990年,戴安娜再次来到华盛顿,在总统夫人芭芭拉·布什的陪同下,前往“外婆家艾滋病儿童收容中心”探望。

  看到戴安娜地坐在地上,热情地抱着艾滋病儿童一起玩,总统夫人甚至感动到落泪。

  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曾这样评价:“在1987年,一个许多人还相信艾滋病可以通过轻微接触就传染的时代,戴安娜王妃坐到一位艾滋病患者的床上,握住了他的手。她告诉世界,艾滋病人需要的不是隔离,而是热心和关爱。”

  然而,当这个消息传到女王耳中,却给出完全不同的回馈:“你就不能做些恰当的事吗?”

  在女王的思维里,这种事情有联邦政府,有慈善机构,怎么也轮不到一个王室成员来管。

  戴安娜曾对她的朋友大卫·普特南勋爵说:“知道我发现什么了吗?大卫!可能有点蠢,但触摸别人真的会改变他。人们喜欢被触摸,我这个位置很特别,当我握着他们的手或抚着他们的肩,对他们真的有帮助。”

  在那段婚姻名存实亡的后半段,戴安娜一直致力于帮助那些和她一样,缺乏关爱,被人抛弃的。

  “也许很多人不久就会离开这个世界,我只希望他们还在的时候,能感受到被人爱着,他们并不孤单。”

  当戴安娜走进雷区的照片,出现在各大报纸的头条,让全世界的目光第一次真正聚焦到,战争遗留下的地雷给平民带来的危害上。

  在戴安娜的帮助和推动下,国际反地雷组织迅速发展,从一个只有几十个人,无人问津的非官方组织,一年内获得了60多个国家,1400多个团体的加入。

  如有感兴趣的朋友,欢迎点击作者进入主页,继续阅读《传奇王妃(下):差点颠覆王室的戴安娜,为什么是女王的福音?》

  看戴安娜死后,给温莎王室带来了怎样巨大的危急,又为什么反而成了女王的福音?www.hljl2.cn